In The Year 2525

本科时候很喜欢听一首歌,叫做:In The Year 2525。歌词表达的是对2525、3535、4545……这样一系列“对称”年份人类未来的猜想。现在已经到了很多科幻小说里幻想的2020年了,虽然我们依然生活在地球而不是火星,依然要靠粮食而不是太阳能维持生命,但我依然很喜欢2020。希望能在这一年[……]

阅读全文…

关于我

读研的时候学了些编程,就想自己搭个网站,随心所欲的写些自己想写的东西,不用担心屏蔽,不用担心被删除。满腔热血蠢蠢欲动,可是看到最基本的服务器也要800多一年的时候,犹豫了。对于当时入不敷出的我,确实有点不忍心。而且导师给的活也很多,纠结了段时间就放弃了。

 

等到终于工作了,解除封印后[……]

阅读全文…

2018年的暑假

非常抱歉,又是很久没有写博客。

一个原因是我一直在做紧急但不重要的事。性格里的讨好型人格让我把其他人拜托的事都放在第一位,而自己的事永远放在最后。终于排到做自己的事时,已经精疲力尽。

另外一个原因是整个暑假基本都处于出差的状态。22天在五台山、三峡和西安,21天在日本和泰国。在不停的奔波[……]

阅读全文…

无处不在的焦虑

我是一个容易焦虑的人。

从小就受“人无远虑,必有近忧”“先天下之忧而忧”思想影响,觉得人不应该追求快乐,而应该未雨绸缪,时时刻刻为未来着想。这样的后果之一是过得不开心。

我想摆脱这种状态,尝试着学习其他快乐的人的心态,去活在当下,活得开心一点。在和很多人交流后,越来越觉得焦虑是一种普遍的[……]

阅读全文…

科技时代的个人隐私

最近在关注Facebook泄露用户隐私的新闻。Facebook泄露用户隐私的情况我倒没有觉得惊讶,因为之前看到过一个讲Facebook内部“焦点小组”的视频,里面透露了至少是Facebook一部分员工的价值观。

“焦点小组”类似头脑风暴,某一小组就产品的某一主题,天马行空的发表自己的想法或意见[……]

阅读全文…

自由

最近非常忙,从上次写博客到现在,几乎没有过休息日。

日常都是各种各样的“紧急但不重要”的事,像个消防队员一样,去需要我的地方。

完成任务后,会有一些小小的成就感。在一个接一个的成就感里,自我感觉很充实,有时候会“勤奋得感动了自己”。

我也知道这些事情对自己意义不大,但仍然停止不了。[……]

阅读全文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