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能承受之重

今天被某校博士跳河的事刷屏了,非常难过。已经有人说明了他离世与读博无关,事件本身不想再讨论。但我想说研究生这个群体真的承受了太大的压力。

 

压力来源之一是生活窘迫。

 

7年前我开始读研究生,当时国家还没有给研究生涨补助,学校每月给硕士不到200块,博士1500块,实验室会给800块钱。但劳务一到手,基本就还上个月的欠债了。实在没钱的时候,只能很不好意思的向父母伸手。在本该独立生活的时候,还长期靠家人接济是很惭愧的。看过很多情侣因为一方在读研,另一方已经工作而分手的。只能说,生活真的是很现实的。

 

生活窘迫只是不太重要的一方面,另一个很重要的方面是来自导师的压力。

 

当时,读研第一年是没有休息日的。从周一到周日,都必须在实验室干活,晚上也基本是11点左右才回宿舍,几乎没有自由时间。每周唯一的休息时间是在上课的时候,有时甚至会希望每天的课能多一点,因为真心抗拒去实验室工作。

 

实验室的工作是重复的,基本上都是源源不断的横向项目。所有的技术路线都很成熟,学习知识很快就会的,只需要按部就班完成项目即可。但是工作量非常大和琐碎,实验室的同学基本都是同时参与好几个项目,从开题到中期检查、项目结题,全程参与。导师不在乎能否发高质量的文章,只看重能否按时结题,方便开始接一下个项目。

 

在那样的环境下,抵触情绪肯定是有的。我们同一级的三个同学,刚开学就被约谈了,问我们是否想毕业。如果不想毕业,那就趁早回家,不要浪费时间。“按照目前的进度,肯定是不能毕业的”。

 

当时,我确实想过退学。还在学校心理咨询中心门口徘徊了好久。也给亲人和外校的同学聊过这个话题,他们表示无法理解。回复都是“坚持一下,过两年就毕业了”。

 

在这种“坚持一下”的信念下,研二转博时我还曾犹豫过:要不要坚持下,过几年就毕业了。其实当时自己的精神状态已经很脆弱了,如果真的坚持读博,后果可能非常严重。

 

我们实验室的情况在大部分理工科院系里算是中等。听说过有些实验室会有更极端的情况。当然,也有很多气氛非常好、学生幸福感很强的实验室。

 

在目前的体制下,导师对学生拥有很强的控制力。学生毕业与否基本是由导师决定。大部分导师都是很为学生着想和考虑的,也会从多方面考虑学生的特点,制定相应的培养计划。但如果遇到不称职的导师,可以参考下最近几年高校发生的一些悲剧事件,大部分都与此相关。

 

我觉得,对于大部分只想硕士毕业的同学,没有必要去读三年制的学硕。可以考虑1-2年的专硕,偏向应用方向。第一年以上课为主,第二年是实习与毕业设计,与导师的接触不是太多,导师在其中的决定程度也明显低于学硕。另外,如果家庭条件允许,可以申请香港或英国的授课型硕士,基本是一年上课+半年实习的模式,一年半拿到学位证,完全没有导师的参与。以上这两种硕士教育模式,对于工作来说,完全足够了。

 

我不知道是生活太现实了,还是我们太脆弱了。但我知道,有些苦是完全没有必要吃的。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